供应

黄金需求趋势 2019年第二季度

2019年08月01日

供应

由于创纪录的金矿产量和更高的回收量,第二季度全球黄金总供应量增加了6%,使得上半年的增长率达到了2%。

  • 第二季度金矿产量同比增长2%;是有史以来产量最高的第二季度
  • 2019年第二季度,全球金矿商套期保值量减少了10.5吨,据估算,6月底套保量约为209吨
  • 临近季度末金价的大幅上涨推动,回收金总量同比上升9%。
2018年第
2季度
2019年第
2季度
同比变化
供应量 1,121.3 1,186.7 6%
金矿产量 869.2 882.6 2%
生产商对冲额 -37.7 -10.5    -
再生金量 289.8 314.6 9%

金矿产量 

今年第二季度,全球金矿产量同比增长2%,达到882.6吨。继一季度产量突破847.5吨的记录之后,这是全球产量第二季度的创纪录水平。目前上半年金矿总产量为1730.2吨,比2018年上半年增长1.1%。正如我们在之前的黄金需求趋势报告中所指出的,这是今年非常强劲的开局。

主要黄金生产国在第二季度的产量出现显著增长。受益于新项目的开展,加拿大和俄罗斯的黄金产量均同比增长9%。在加拿大,Brucejack、Rainy river 和 Moose River产量持续上涨,再加上Meliadine开采项目的上线,令二季度金矿产量出现增长。在俄罗斯,Natalka项目产量增加,加上来自其他几个矿场,特别是该国东部地区的产量增长,共同推动了总产量的增加。美国的黄金产量也出现了类似的增长(同比增长9%)。Carlin和Cripple Creek产量的增加抵消了Goldstrike和Cortez预期的产量下降。多个金矿产量的增加令澳大利亚的黄金产量也有所上升(+6%),哈萨克斯坦的二季度的黄金产量(+18%)则受益于Kyzyl项目的持续增产。在西非,非洲大陆最大的黄金生产国加纳的金矿产量同比增长6%,增量部分主要来自Ahafo和Akyem。

中国、南非和印度尼西亚的产量继续下降。中国的黄金产量出现了又一个季度的同比下降。2017年实施的更严格的环境法规继续对中国的金矿行业产生影响,尽管该负面影响有所减弱,但全国产量仍同比下降4%。受劳工行动影响,南非的产量同比下降12%。由于2018年11月开始的罢工,Beatrix、Kloof和Driefontein的产量大幅下降,罢工直到4月底才结束。印度尼西亚的金矿产量下降了48%。Grasberg,露天金矿最后阶段的高等级矿品开采枯竭,以及随后转向地下开采,令印尼的金矿产量相较2018年继续下降。Batu Hijau矿山仍受到露天开采7期工程扩张计划、铜精矿出口限制以及当地冶炼能力不足的制约。

货币疲软助力矿商利润率的提升。黄金生产国货币的疲软帮助降低了非美元成本,令南非、中国、澳大利亚、俄罗斯和加纳等主产国矿商可用资金出现增长。不断上涨的金价——尤其是以主产国货币计价的金价——对于矿商而言仍更具优势,令其利润率提升。这使该行业处于相当健康的状况。

生产商净套保

今年第二季度,黄金矿商净套保解除行为令全球金矿生产商的净套保总量减少了10.5吨:据估计,截至6月底,全球金矿商套保总量约为209吨。年初至今,净套保解除量为8.3吨。

尽管金价上涨,但套期保值总量并不高。第二季度的黄金价格上涨叠加生产国货币的走弱,致以多种货币计价的金价达到多年来(在某些情况下甚至达到创纪录)的高点。

第二季度末的金价上涨推动供应增长(指数 01/01/19=100)

第二季度末的金价上涨推动供应增长(指数 01/01/19=100)

来源: Datastream, 洲际交易所基准管理机构, 世界黄金协会; 版权和其他权利

 

澳大利亚的矿商一直是最活跃的,在过去一年主导了全球套保总量的规模。当地创纪录的金价——首次突破2000澳元/盎司——吸引了一些新的套保仓位。1 例如,Resolute Mining在二季度增加了3万 盎司的套保量。在其他地区,不断上涨的黄金价格还并没有吸引到值得关注的套保量的增长。新增套保仓位仍然是零星的、战术性的。

回收金

第二季度回收金供应量为314.6吨,比去年同期增长9%。2019年至今,金价表现强劲,尤其在第二季度突破1350美元/盎司的关键心理价位后,由于一些消费者希望在高位锁定利润,市场上出现了一波抛售浪潮。年初至今,回收黄金总量为602吨,较2018年同期增长7%,为2016年金价飙升导致的大量抛售以来上半年回收量的最高水平。

第二季度的黄金回收量达到了2016年以来的最高水平

第二季度的黄金回收量达到了2016年以来的最高水平

来源: 金属聚焦公司, Refinitiv GFMS, 世界黄金协会; 版权和其他权利

 

考虑到金价在第二季度的表现,回收量的增加或许并不令人意外,但回收金市场间的差异却较为明显。在北美和欧洲等西方市场,6月份回收量的增加是该季度整体增长的主要原因。4月和5月的回收金供应量变动不大,这意味着6月份的供应增加对第二季度的总体平稳增长提供了助力。

在中东,伊朗再次出现了强劲的回收金绝对量的增长,略高于去年同期水平。在五月份国际金价下跌之际,美元兑里亚尔汇率的波动支撑了当地的黄金价格,但随后在6月份抵消了金价的上涨。另一方面,尽管价格上涨,土耳其的回收金供应的增长却低了很多。其原因在于消费者对价格的预期,他们普遍认为涨势还将持续,因此等待以更高价格卖出。埃及的回收市场在2016年激增之后,目前正在向正常水平恢复,这也意味着该市场的回收金供应再次出现了同比下滑。

在中国,第二季度的回收金供应同比增加明显。虽然四月和五月市场比较平静,但随着6月份金价上涨,消费者在珠宝商开展的回购促销活动的吸引下,纷纷抛售黄金。此外,中国黄金回收市场近期的进展也可能是黄金回购量增加的原因之一。随着6月份金价升至32,000卢比/10克以上,印度的黄金回收量也开始增加。不过,在亚洲其它地区,人们对金价上涨的反应更加温和。
 

版权和其他权利 [+]版权和其他权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