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饰

黄金需求趋势2018第二季度

2018年08月01日

金饰

第二季度金饰需求下跌2%至510.3吨;上半年的金饰需求为1,031.2吨,几乎不变。

  • 印度消费者面临高企的国内金价和季节性挑战
  • 经济因素和针对某些市场的新税制打击了中东的需求 
  • 中国的行业专注于创新和品牌,中国消费者对此反应良好
2017年第
2季度
2018年第
2季度
年同比变
化%
金饰 519.4 510.3 -2%
印度 161.0 147.9 -8%
中国 137.6 144.9 5%

一些市场的不利条件是第二季度全球金饰需求同比下滑的主要原因。 印度和中东是需求下滑的主因,虽然这些市场的一部分需求降幅被中国和美国的需求增幅抵消。2018上半年的需求与2017上半年相比几乎不变:前者为1,031.2吨,后者为1035.8吨。

该季度以美元计算的金价相对而言大幅下跌,但金饰需求并未因此上涨,看起来似乎出人意料。但很多市场的货币贬值意味着国内消费者不仅无法受益于类似的金价下跌,还会面临稳定甚至更高的金价。

美元走强促使以美元计算的金价和本国金价分化

美元走强促使以美元计算的金价和本国金价分化

注:02/04/2018的指数 = 100
资料来源:洲际交易所基准管理机构;Datastream;世界黄金协会

数据截至

印度

印度的黄金需求不及2017年第二季度的强劲表现,因高企的国内金价和季节性因素而下跌8%至147.9吨,但依然与长期均值一致。 去年第二季度,消费者争相在7月1日商品和服务税实施之前购买黄金,暴增的需求使今年的同比跌幅更为明显。长期而言,印度金饰需求相对健康,仅比149.1吨的5年季度均值低1%,比最近10年的第二季度需求均值(144.1吨)高3%。

金饰需求在4月的佛陀满月节和结婚季得到提振,然后逐渐消退。在佛陀满月节期间,虽然国内金价较高,但印度的黄金交易需求旺盛。与婚礼有关的消费支撑了该季度初期的需求。但随着卢比兑美元的汇率继续走低,导致国内金价高企,结婚季的正面影响很快消失。

Adhik Maas(相当于中国的闰月)对印度教徒来说是一段不吉利的日子,也是导致需求同比下滑的因素之一。 Adhik Maas是印度教日历上的一个额外月份,每隔30-36个月就有一次,以便使阴历和阳历保持一致。印度教徒认为在这个月份不宜举办婚礼等活动,所以这个月份往往对金饰需求产生抑制效应。Adhik Maas始于5月中旬,恰逢国内金价大幅低于以美元计算的金价。

印度金价在不吉利的Adhik Maas月份大跌

印度金价在不吉利的Adhik Maas月份大跌

来源:印度国家商品及衍生品交易所(NCDEX);世界黄金协会

数据截至

紧随其后的雨季使该季度剩余时间的需求保持低迷。虽然不吉利的Adhik Maas时期在6月13日结束,但农村社区很快要为即将到来的雨季做准备。政府试图通过一些举措提高农民收入(例如免除贷款债务,提高某些农作物的最低支持价格)。农业社区密集参与雨季农作物的播种,农民通常在雨季将黄金用作贷款抵押物来购买种子,而不是购买金饰。

中国

金饰需求延续了近期的复苏态势,在第二季度增长5%至144.9吨。年初至今的需求达到了332.9吨的3年来最高水平。

市场跟随类似的主题:相比传统金饰,消费者日益偏爱创新、有设计创意的金饰。虽然传统的纯24K金饰继续占据市场主导地位——占金饰需求的70%左右——但向另类新产品的转变仍在持续。18K、22K、3D硬金和更高纯度的高端产品,例如9999(99.99%纯度的黄金)金饰表现良好。

对服务和品牌重视程度的加深吸引了越来越有眼光的消费者。促销、营销和客户服务更具创新性的趋势已初具规模,并在第二季度加速,带来了积极的结果。零售商和制造商正在投入紧缺资源,以便更有效地瞄准和吸引重要的年轻受众。例如,珠宝商潮宏基(CHJ Jewellery)与广受欢迎的电视剧《北京女子图鉴》开展独家合作。该剧讲述了居住在大城市的有抱负的年轻女性的生活。德勤在2017年实施的一项研究反映了我们2016年的消费者研究计划的结果。 这项研究发现,相比习俗和传统,千禧一代更喜欢购买独特和“与众不同”的产品。12 该行业对这一趋势保持关注,随着该行业继续满足对更个人化、更高效促销和营销的需求,金饰需求应该会受益。

中东和土耳其

在充满挑战性的经济背景下,中东市场的金饰需求持续低迷。不出所料,伊朗出现了该地区第二季度的最大跌幅。需求下跌35%至6.6吨——这是我们的历史数据系列中需求最低的一个季度。面对再次发起的经济制裁和崩盘的汇率(导致国内金价大涨),金饰需求暴跌。需求转向黄金投资产品(这些产品免增值税,不像金饰), 使金条和金币需求达到4年来最高水平 。

在该地区的其他地方,阿联酋和沙特阿拉伯(分别下跌24%和10%)的同比需求由于年初出台的增值税的影响而大跌。沙特阿拉伯上半年的总需求比3年前减半:2018上半年为18.0吨,2015上半年为36.2吨。本地化——首选本国员工而非外籍员工——的持续推进也削弱了需求,因为很多外籍员工是有着根深蒂固的黄金购买习惯的印度人。

埃及再次成为唯一一个需求增长市场,增幅为10%,至5.1吨。但这一同比增幅有点误导性,因为2017年第2季度的需求处于史上最低水平,只有4.7吨。然而国内环境颇为有利:埃及政府落实了一项改革和投资计划,促进了经济增长,因此获得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一笔20亿美元贷款。汇率已经稳定,但依然相当疲软,应该会继续对出口部门提供支撑。

土耳其金饰需求10%的同比跌幅是政治局势紧张时期国内金价高企并剧烈波动的结果。 10吨的金饰需求是我们的土耳其数据系列中需求第二低的第2季度。埃尔多安总统的言论令人质疑土耳其央行在设定利率方面的独立性,随着全球投资者对其言论做出反应,土耳其里拉的价值暴跌。这种情况进而导致第二季度国内金价飞涨。善于精打细算的消费者——原本已经对无甚成效的经济环境和有些争议性的总统选举感到不安——搁置了金饰购买计划。

西方国家

美国的金饰需求延续了近期的稳步增长走势:需求增长5%,至28.3吨的10年来第二季度最高水平。 年初至今的金饰需求同样旺盛,为51.9吨,是2008年以来需求最强劲的上半年。需求受益于积极的国内经济环境:工资上涨,税负降低,家庭收入得以提高,失业率处于历史最低水平,消费者信心得到提高。百货商店录得可观的金饰销量(据报道,有些商店重新将店面腾给黄金,取代白银),高端市场表现良好。

美国金饰需求10年来最强劲的第二季度

美国金饰需求10年来最强劲的第二季度

来源:金属聚焦公司;汤森路透黄金矿业服务公司(GFMS);世界黄金协会

数据截至

欧洲的需求延续了近期的温和增长。第二季度需求的小幅增长(从14.4吨增至14.5吨)体现在上半年的总需求中(从27.2吨增至27.4吨)。相对稳定的以欧元计算的金价和消费者对地缘政治不确定因素的冷淡反应支撑了需求,虽然英国消费者面对英国退欧的不确定性依然犹豫不决。意大利再次成为需求弱国,3月大选结束后旷日持久的政治争论影响了需求。但高端市场依然具有弹性,遏制了需求损失。

亚洲其他地区

印尼和越南的增幅超越了该地区其他市场的跌幅。印尼的需求达到了3年来的最高水平:第二季度需求增长10%至11.2吨。在健康的国内经济增长的带动下,消费者对黄金促销反应良好。越南的情况也类似,第二季度14%的同比需求增幅帮助今年上半年成为2008年以来需求最强劲的上半年(9.5吨,2008上半年为9.9吨)。越南持久的经济增长体现在金饰消费者的积极性中。金饰批发商和零售商扩大了销售网络,以便从这种乐观情绪中获利。

韩国金饰市场的情绪相当低迷:需求下滑至4.9吨的5年来最低水平,因为消费情绪被越来越多的全球贸易战迹象压制,虽然朝鲜半岛政治紧张局势有所缓和。

脚注

  1. 德勤,《闪亮登场——什么能让千禧一代增加消费?》Bling it on, What makes a millennial spend more?, 2017年

版权和其他权利 [+]版权和其他权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