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金的诅咒和黄金的诱惑

《黄金投资者》2019年2月版

2019年02月12日

现金的诅咒和黄金的诱惑

著名经济学家肯•罗格夫(Ken Rogoff)在其著作《现金的诅咒》一书中指出,过度依赖纸币是造成从逃税到恐怖主义等各种问题的罪魁祸首。他还认为,在一个基本上没有现金的社会,货币政策将更加有效。他说,加密货币并不是纸币的有效替代品,但随着现金逐渐消失,黄金的作用可能会增强。 

肯●罗格夫 (Ken Rogoff)
哈佛大学经济学与公共政策教授

首先是支票,然后是借记卡和信用卡,再然后是电子转账,最近是智能手机应用程序。随着每一项创新出现,现金变得越来越不重要了。例如,在世纪之交,美国35%的合法交易都是以现金进行的。如今,这一数字已降至7%,未来10年预计将降至2%左右。 

然而,与此同时,正如哈佛大学经济学教授、公共政策教授肯•罗格夫(Ken Rogoff)所说,纸币的供应量却在不断增加。“现金需求完全在减少。但供给却持续上升。几乎都是大面额纸币,主要用于规避税收和监管,当然还有犯罪。

“最终,这些纸币将很少用于合法交易,人们也将无法再进行洗钱操作,最后央行将不得不把它们全部购回。但我认为这个过程应该加快。”他补充说。 

公平征税是罗格夫支持无现金社会的主要原因之一。“据美国国税局估计,大约15%的欠税从未被征收。现金密集型企业约占这些未收收入的一半。在欧洲,这个数字要高得多,特别是在意大利、西班牙、希腊和德国。问题是,这会让我们其他人的税负更高。”他表示。

纸币更少,税收更多

仅在美国,涉及的金额就相当可观——据罗格夫说,联邦层面的金额约为5000亿美元,地方和各州层面的金额约为2000亿至3000亿美元。

罗格夫提出,“美联储通过印钞赚得约800亿美元,但如果它能收回哪怕部分未缴税款,都将远远弥补印钞收入的损失。在现代数字世界中,央行将有大量赚钱的机会——比如作为信托机构、最后的清算机构等类似机构。”

“此外,如果我们在美国保留占流通票据总量5-10%的小额票,美联储每年仍将创造高达80亿美元的收入。而且如果我们摆脱大面额纸币,小面额纸币的数量很可能大幅上升——因此,即使我们变成基本无现金的社会,央行仍将持续是利润的中心。”他补充说。

罗格夫还认为,如果流通中的现金只有小面额纸币和硬币,那么央行在适当的时候将更有能力引入负利率,因为储户没有太多选择,只能把大部分钱存在银行。这可能会产生广泛的经济影响。

“此外,如果我们在美国保留占流通票据总量5-10%的小额票,美联储每年仍将创造高达80亿美元的收入。而且如果我们摆脱大面额纸币,小面额纸币的数量很可能大幅上升——因此,即使我们变成基本无现金的社会,央行仍将持续是利润的中心。”他补充说。

罗格夫还认为,如果流通中的现金只有小面额纸币和硬币,那么央行在适当的时候将更有能力引入负利率,因为储户没有太多选择,只能把大部分钱存在银行。这可能会产生广泛的经济影响。 

“货币政策是必不可少的微调工具。财政政策显然也很关键,但它具有高度的政治性——而且永远如此。量化宽松更大程度上是一种假象。因此在某些时候,能够引入有效的负利率是非常重要的。在无现金的经济环境下,这样做要容易得多。”他说。
 

现金在合法的、符合税收的交易中消失,但央行印发的钞票数量却在爆炸式增长,这两者之间存在着令人难以置信的脱节。

加密怀疑论者

一些人认为,随着时间的推移,加密货币能够——也可能应该——取代现金。它们是数字化的,驳斥了对银行的需求,而且它们几乎是匿名的。然而,罗格夫对此高度怀疑。 

“认为硅谷的少数天才可以创造一个政府无法触及的世界,这种想法天真得令人瞠目结舌。而认为加密货币将取代美元的想法同样愚蠢。”他说。

罗格夫认为,如果加密货币变得更加普及,它们可能会限制财政政策的有效性,并最终限制货币政策的有效性。但他认为这种情况永远不会发生。“加密货币并不是一种货币。而且它们将受到监管。我们看到,英国和美国已经开始监管,并将继续加强。而还没有这么做的唯一理由是因为加密货币还没有那么重要。”

罗格夫表示,监管相对简单:政府只需限制比特币及其同类货币的消费渠道。他说:“大多数人希望能够在商店里使用它,或者把它存入银行,所以这是限制它发展的方式。” 

这并不意味着数字货币的潜力有限——只是它们背后的系统在未来可能会有很大的不同。“货币供应将越来越数字化。在20年内,几乎所有央行都将发行某种类型的数字零售货币,你应该能够在央行拥有至少一个数字储蓄账户。”

加密货币的狂热者谈论的是无需准入和需要准入的系统。区块链是不需要准入许可的,因为它不依赖或不需要中央认证机构。罗格夫预测:“我认为,未来的数字货币将通过一个准入系统和一个中央机构进行操作,因此它们可能是加密的,但不会是匿名的。”

历史教训

即使现金成为一种日益减少的资源,而监管制度改变了加密货币的性质,但罗格夫相信黄金将会继续保值,而且几乎肯定会升值。 

“如果回顾货币的历史,你会发现黄金有着独特的作用,我认为这不是偶然现象。 
有人说,如果几千年前黄金没有被选为货币,那么它今天就没有作用了。我不同意这种观点。黄金有很多有用的特性和独特的属性,所以我认为它现在的地位绝非偶然现象。它是一种货币资产,我认为即使你以另一种方式重演历史,黄金依然会被再次推到台前。”他说。

“纸币越来越少,但人们仍然需要储存财富、保护隐私,以及在互不信任的各方之间进行交易——黄金充当了这一角色。它可能是纸币的最佳替代品,所以很难想象它的交易价值不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上升。黄金在新技术中有着各种各样的用途,这在几年前甚至没人能够想得到。因此,总体而言,人们很难看到黄金的作用逐渐减弱。”他补充道。

除了作为一种储存财富的手段,罗格夫认为黄金也是一种有价值的长期投资——既是一种多样化投资,也是一种风险缓解工具。 
 

随着美国经济占比逐渐缩小,全球经济的美元化程度提高,这种平衡就会变得越来越脆弱。

更多黄金需求

即使现金成为一种日益减少的资源,而监管制度改变了加密货币的性质,但罗格夫相信黄金将会继续保值,而且几乎肯定会升值。 

“如果回顾货币的历史,你会发现黄金有着独特的作用,我认为这不是偶然现象。 
有人说,如果几千年前黄金没有被选为货币,那么它今天就没有作用了。我不同意这种观点。黄金有很多有用的特性和独特的属性,所以我认为它现在的地位绝非偶然现象。它是一种货币资产,我认为即使你以另一种方式重演历史,黄金依然会被再次推到台前。”他说。

“纸币越来越少,但人们仍然需要储存财富、保护隐私,以及在互不信任的各方之间进行交易——黄金充当了这一角色。它可能是纸币的最佳替代品,所以很难想象它的交易价值不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上升。黄金在新技术中有着各种各样的用途,这在几年前甚至没人能够想得到。因此,总体而言,人们很难看到黄金的作用逐渐减弱。”他补充道。

除了作为一种储存财富的手段,罗格夫认为黄金也是一种有价值的长期投资——既是一种多样化投资,也是一种风险缓解工具。 

价,众多商品也用美元标价。因此,如今美元的主导地位比其在布雷顿森林体系之下时更强——但这并不意味着它是稳定的。”他说。 

“我们现在已经有上万亿美元的赤字,目前它们是可控的。但如果允许企业、地方、各州和联邦的债务继续增长,美国迟早会面临压力。如果到那时赤字翻了一倍或两倍,必然会出现通货膨胀。我们的体系不是为高通胀建立的,因此它将导致难以置信的金融动荡和压力。这可能需要几十年的时间,但这些东西总是会在某个时候爆炸。而且,随着美国经济占比逐渐缩小,全球经济的美元化程度提高,这种平衡就会变得越来越脆弱。”他补充道。

风险缓解

在这种背景下,持有黄金的理由变得更加清楚了。“关键是,美国国债并不是一种无风险的资产。可能两到三年之内没有太大风险,但长期来说并不一定如此,所以如果你想制定一个40年的计划,应该更加多样化一些。让我们面对现实吧——如果你是一名对冲基金经理,你有3-4%的机会被淘汰,却有96%的机会变得非常富有,那么这是值得赌上一把的。但如果你代表一个国家,那可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罗格夫解释说。

作为一种对冲工具,黄金有着巨大的价值。因此,对于高净值个人来说,甚至对一些养老基金来说,持有少量黄金资产也是有意义的。

他认为,机构投资者和富有的个人也应该将投资组合的一部分配置为黄金。“作为一种对冲工具,黄金有着巨大的价值。你永远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当真正糟糕的事情发生时,黄金对你来说可能会很有价值。因此,对于高净值(HNW)个人来说,甚至可能对一些养老基金来说,持有少量黄金资产也是有意义的。”他说。

展望未来,罗格夫认为,随着黄金在全球角色的演变,其价值也可能会上升。“我怀疑黄金的实际价值会上升。我认为数字货币的趋势将增强黄金的价值。随着新兴市场的扩张和对美国的信任度的降低,黄金的价值也将会因此加强。因此,在我看来,使黄金成为更大的投资组合配置的一部分是非常合理的。”他总结道。 

版权和其他权利 [+]版权和其他权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