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需求趋势2017第一季

已发布 4th May 2017

供应

第一季度黄金供应量大幅下滑,同比下降12%至1032.0公吨。下滑的原因可归因于回收再生水平的降低以及持续的生产商净解除套保;矿业生产几乎没有变化。

  • 764.0公吨的金矿产量与去年一季度相比略有下降(767.8公吨),这印证了我们的观点,即矿业生产在减少之前的一个时期内将大体保持稳定。
  • 生产商连续第三季度解除套保,将全球对冲仓位进一步减少了15公吨。
  • 21%的再生金同比下降主要是由于这一指标在2016年第一季度非常强劲。 

 


公吨
2016年第
1季度  
2017年第
1季度  
年同比变
化%  
供应量 1,175.2 1,032.0 -12%
金矿产量 767.8 764.0 0%
生产商对冲额 47.5 -15.0 -
再生金量 360.0 283.0 -21%

矿业生产

矿业公司今年第一季度向市场供应了764公吨黄金,略微低于2016年第一季度的767.8公吨。部分金矿——主要是新金矿——的产量有所增长:美国和苏里南近几个月来陆续开工的项目使得两国的矿业生产均有所增长。然而,这些市场增产的效果被其它市场的疲软抵消掉了。

蒙古Oyu Tolgoi铜矿开始开采低品位矿石,导致其黄金产量下降约3公吨。在中国,一些精炼厂和矿业公司较长的新年假期限制了产量,而严格的环境管理限制措施也起到同样效果。这两个因素的共同作用让中国的黄金产量同比减少了2吨。

对第一季度矿业生产的最大影响来自印度尼西亚,这是由于格拉斯伯格金矿的产量减产超过8公吨。印度尼西亚对未提炼金属出口实施新的限制措施后,该国的产量因受限于国内熔炼产能下降了约60%。1 4月21日,Freeport-McMoRan——格拉斯堡金矿运营商获颁六个月的临时出口许可证,情况得以暂时缓解。但问题远远没有得到解决,双方的谈判还在继续。

尽管有这些因素,但格拉斯堡在未来几个季度仍会着手高品位金矿的开采。加上接踵而来的几个较小的工程——尤其是在加拿大和澳洲——将在2017和2018年推动全球产量。但效果只会是暂时的。

矿业生产近些年在高位保持稳定,不久以后将进入一个下降期。从目前开采中的矿山的生产情况来看,未来五到十年将会有一个相对较为陡峭的产量下降。即使将高概率项目(即很可能达到商业生产水平的项目)考虑在内,生产量的下降幅度仍然很大。

项目计划被压缩,矿产量2017年后很可能会下滑

注:加权概率如下:投产(99.5%), 高概率(95%),中等概率(50%),低概率(25%)和极低概率(15%)。该统计图表包含700个矿区和矿产项目的数据,共占2010至2016年全球矿产供应量的约60-65%。图表不包括未探明的和非正规/手工黄金生产。

数据来源:Metals Focus Database of Mines、世界黄金协会

这主要归因于近年来资本支出的急剧下降(2012年至2016年期间,HUI指数2公司的总资本支出下降了65%3),以及缺乏新发现的重大矿藏。我们以前看到过类似情形:20世纪90年代后期和21世纪初期的价格低迷也对随后几年的生产和勘探产生了负面的影响。虽然有迹象表明人们对棕色地带的开发和延长现有矿山的生产期重燃兴趣,但这些还不足以抵消近年来项目支出的急剧下降。供应管道将不可避免地受到挤压。

产量下降的速度不确定。 现有矿藏逐渐枯竭,目前所有计划中的项目无法完全弥补这种缺失。长期而言,全球的生产状况将取决于黄金价格的走势和潜在的新探明储量,特别是从棕色地带勘探到投产的速度。4

生产商净对冲

黄金生产商一季度的整体净对冲头寸下降了15公吨。与此相较,2016年一季度的净对冲为47.5公吨。

2016年上半年,美元黄金价格上涨加上本地货币贬值,刺激净对冲的增加,因为黄金生产商希望为他们的产出品锁定更高的价格。不过一季度黄金价格10%左右的涨幅(主要生产商所在国货币均是如此)对黄金生产的刺激微乎其微,这主要因为金价仍低于2016年的平均水平。

项目融资和/或债务偿还是许多矿产公司选择对冲的主要原因,尽管许多股东反对这种做法。我们认为,虽然较高的价格水平可能会刺激更多的生产商购买对冲寸头,但这种对冲将依然具有战术性质,用历史标准衡量规模很小。这种对冲可能与2012年以来的年均14.3公吨水平大体相符,而1995 - 1999年期间的对冲规模为344.8公吨。第一季度末,全球对冲仓位为237公吨,与上世纪九十年代末期的3,000多公吨的规模相比可谓小巫见大巫。

再生金

再生金为一季度的黄金供应贡献了280.6公吨,比2016年一季度下降了22%。 这种同比大幅下滑主要因为2016年一季度黄金价格大幅上涨,导致再生金量激增。在280.6公吨的水平,再生金相比其(自2000年一季度以来的)长期的平均值296.0公吨仍然偏低。

再生金供应量的同比下滑大部分归因于东南亚市场,因为2016再生金量非常大。其中泰国和印度尼西亚起到了主要作用。2016年一季度美元的升值加重了这两个国家货币的贬值。土耳其的再生金在最近一个季度中也处于很低的水平。价格和货币流动同样在这里发挥了影响,不过立宪公投也是一个因素:民众不愿意在政治前景不确定的时候出售黄金。

印度的再生金自去年11月份的废钞令以来一直非常疲软。零售商在一段时间内仍然缺乏现金,使得他们没有太多的资金用以回购民众持有的黄金。在政府GST税制法案做出决定之前,市场仍将继续呈现停滞的态势。一旦事情明朗化,再生金量将复苏。

在价格没有剧烈波动的情况下,一季度的黄金回收可以被看做是一种“正常化”现象。鉴于去年大部分时间的再生金供应量都偏高,至少未来两个季度的再生金量都有可能低于去年同期水平。

一季度再生金的回收量与上一年相对较高的水平相比下降了22%

*长期平均值对应的时间段是从2000年一季度到2016年第四季度。

数据来源:Metals Focus、汤森路透GFMS、世界黄金协会

脚注:
  1. 限制适用于铜精矿和阳极泥等的出口。由于格拉斯堡主要是铜矿,黄金只是副产品,因此黄金的生产受到影响。

  2. HUI指数是针对世界上一些最大的黄金矿业公司编制的等权重指数。它的全称是纽约证券交易所金甲虫指数(NYSE Arca Gold BUGS)。

  3. 彭博社

  4. 请参阅《2017年全年/第4季度黄金需求趋势》报告以了解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