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出于时间的考虑

《黄金投资者》2019年2月版

2019年02月12日

全部出于时间的考虑

新加坡政府的主权财富基金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GIC)成立了大宗商品和黄金集团, Loy Cheow Chew为推动此举做出了莫大贡献。Loy Cheow在2004-2008年间执掌该集团,帮助制定和实行了GIC在黄金和其他大宗商品方面的政策。他认为黄金在主权财富基金的投资组合中可以发挥宝贵的作用。

Loy Cheow Chew
自由顾问

1953年,科威特投资局设立了第一只用于投资该国石油收入盈余的主权财富基金。如今主权财富基金数量已经超过70只,总资产管理规模达8万亿美元左右。 

单单是挪威的资产就超过1万亿美元,而包括GIC在内的其他许多主权财富基金管理着价值数十亿美元的资产。因此,在今天的金融市场上,这些基金是一股有影响力的力量。但它们的投资标准和与其最相似的政府机构央行截然不同。

负责保护本币的央行专注于高流动性资产,以便在有必要时进行大规模出售。主权财富基金则从长远角度管理储备资金。它们的视野非常长远,许多主权财富基金最重视的是安全性和收益率。而主权财富基金的投资组合中显然有黄金的一席之地。 

对历史略加回顾便有助于我们了解原因。纵观历史,黄金一直被视为一种避险工具和最可靠的资产,尤其是在政治、经济和金融动荡时期。 

例如,1971年美国总统尼克松背弃金本位后,金价在不到十年时间里从35美元/盎司的固定价格飙升到超过800美元/盎司的浮动价格。黄金的相对稀缺性加上对经济环境的日益担忧推高了需求。尤其是通胀率,在上世纪70年代达到了两位数,黄金被视为针对法币贬值的一种有效对冲工具。

历史证明,当信心动摇之时,黄金就具有独一无二的地位。今天的信心已经严重动摇。

储备管理机构,尤其是那些没有持有大量黄金的管理机构争相买入黄金。但在上世纪80和90年代,许多储备管理机构卖出黄金,尤其是那些在70年代之前就持有黄金的管理机构。大量卖出黄金的管理机构由于以下三个原因而变得措手不及。

首先,各国央行从1999年9月的《华盛顿协议》开始合作,确保销售计划有序进行。此举帮助逆转了黄金的长期熊市。 

其次,黄金受益于仅仅数年之后启动的更为广泛的大宗商品牛市。

第三,全球金融危机以来,人们对黄金的态度发生了彻底转变(图表1)。

图表1: 名义金价(1970年至2018)

图表1: 名义金价(1970年至2018)

来源: 世界黄金协会; 版权和其他权利

截至2018年12月1日

 

动荡不息

美联储前主席艾伦·格林斯潘生动地描述,金融危机爆发之前的时期具有“非理性繁荣”的特点。危机本身削弱了投资者对整个金融体系的信心。 

随着银行倒闭,市场暴跌,多个国家艰难维持运转,各国政府出台了多轮量化宽松的政策进行应对。基本原理显而易见:经济需要支持才能避免长期衰退。但量化宽松战略有一些难以忽视的后果,尤其是外汇和金融市场参与者对央行的不信任。 

因为不仅全球最著名的央行美联储启动了一项使其资产负债表膨胀的市场支持计划,而且其财政伙伴美国财政部还设计了针对美国一些大银行的纾困计划。欧洲紧随其后,纾困被视为“大到不能倒”的银行,并狂热地启动了量化宽松政策。 

投资黄金是一个自然的应对举措。作为一种超越国家的货币,黄金不依赖任何主权当局,其价值往往随着法币发行量的暴增而上涨。因此,到2011年,金价暴涨到接近1,900美元/盎司。

1980年850美元/盎司的记录已被打破。但剔除通胀后,金价依然比史上最高水平低了数百美元。今天的金价依然如此。

通胀调整后的金价(1972年至2018)

通胀调整后的金价(1972年至2018)

来源: MacroTrends; 版权和其他权利

截至2018年12月1日

 

上世纪70和80年代,经济受到通胀的持续冲击。但在接下来的数十年里,控制通胀的努力取得了成功,金融危机过后,对通胀的恐惧被对于通缩或滞涨的担忧所取代。 

如今,谁知道通胀之忧会如何或何时归来?或者当它归来之时,金价有何反应?如果过去的经验值得参考,通胀往往让投资者留意到黄金作为一种财富保值工具的价值,虽然其他大宗商品可能也有类似特性。 

但黄金最大的用途在于,作为一种没有对手风险或信用风险的资产。黄金是一种超越国家的资产,独立于政府、银行、金融机构而存在,也是一种历史上曾作为货币发行背后抵押品的资产。 

信任赤字

专注于收益率的主权财富基金多年来一直避免投资黄金,因为黄金既不产生票息,也不产生股息。但历史证明,当信心动摇之时,黄金就具有独一无二的地位。 

今天的信心已经严重动摇了。金融危机暴露了金融市场固有的道德风险,在这个市场上,纳税人被迫为银行家的过度冒险买单。监管机构齐心协力推动变革,但很多人相信,监管机构对于早期的危机难辞其咎,应当遭受处罚。 

主权财富基金应该考虑将一定比例的仓位分配给黄金,因为无论现在还是未来,一定的黄金仓位都有望对冲灾难。

还有人担心银行业几乎毫无变化,即使多年的经济紧缩加剧了社会不平等和不满。

对“我们和他们”的看法在全球各地产生了广泛影响,造成了更为动荡的地缘政治气候。美国变得无法预测,因其拥有世界储备货币,这一点尤为令人担忧,而欧洲、亚洲和拉美的其他国家的经济也动荡不定。

迄今为止,虽然在量化宽松和超低利率的帮助下,各国政府和央行还能避免金融崩盘。但信心已经被侵蚀。

随着社会动荡和政治动乱的持续,全球货币管理机构不断印钞,使利率保持在历史低位,未来会发生什么?如果行为不当的政府效仿行为不端的银行家,最后的纾困者将不复存在。

仅仅出于这个原因,主权财富基金就应该考虑将一定比例的仓位分配给黄金,因为无论现在还是未来,一定的黄金仓位都有望对冲灾难。

毕竟债券和股票会涨也会跌。而货币只是一张借条。黄金,是一种永恒的资产。

版权和其他权利 [+]版权和其他权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