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饰

黄金需求趋势2020年第三季度

2020年10月29日

金饰

受前所未有的全球环境和处在历史高位金价的双重影响,第三季度金饰需求依旧低迷。

  • 全球金饰需求量为333吨,是我们的数据纪录中自2000年第一季度以来第三低的季度总需求量
  • 八月份创纪录的黄金价格让消费者望而却步
  • 但是,与第二季度的历史低点相比,需求有所改善,因为在大多数市场,严格的封锁措施开始有所放松,有些金饰市场的消费还出现了向线上转变的明显趋势。
2019年第
3季度
2020年第
3季度
  年同比变化
金饰 468.1 333.0 -29%
印度 101.6 52.8 -48%
中国:大陆地区 158.1 119.1 -25%

在金价创下历史新高之际,全球疫情的持续施压对黄金饰品的需求产生了意料之中的负面影响。全球需求比原本已经相对疲软的2019年第三季度还减少了29%。从价值上看,这一降幅并不明显,因为价格的强劲上涨一定程度上抵消了销量的下降:第三季度金饰需求总价值为204亿美元,同比下降了8%。

从年初截至第三季度末,全球金饰需求总量仅为904吨,这是我们数据系列中最低值,比2009年同期的需求还低了30%。2009年正值全球金融危机(GFC)期间,当年第一季度至第三季度的需求总量为历史第二低水平,仅有1,291.7吨。

尽管第三季度的金饰需求从第二季度的低谷中开始出现广泛的复苏,但全球主要经济体仍处于新冠疫情的阴影之下,金饰需求的同比数据也反映出这一点。黄金价格强劲反弹——几乎以所有主要货币计算的金价均达到创纪录水平——进一步施压金饰消费。在1月到9月底之间,以美元计价的黄金价格上涨了25%。

尽管中国和印度是造成全球疲软的主要因素(由于它们在全球市场中所占的重要份额),但金饰行业的疲软在全球举目皆是,没有引人注目的亮点出现。

 

一季度至三季度金饰需求下降至1,000吨以下

一季度至三季度金饰需求下降至1,000吨以下

来源: 洲际交易所基准管理机构, 金属聚焦公司, Refinitiv GFMS, 世界黄金协会; 版权和其他权利

注:柱形表示相应年份从年初截至第三季度末的需求

 

中国

随着中国在第三季度逐步地恢复常态,其金饰需求也从第一季度的低点回升,但与2019年的水平仍有差距。第三季度,由于国内经济持续复苏,中国的金饰需求较上一季度反弹31%,至119.1吨。虽同比仍有25%的大幅下滑,这一数据还是远远小于上半年金饰需求同比52%的降幅。从年初截至第三季度末,中国的金饰需求总计271吨,比2019年同期下降了43%。

尽管金价上涨在7月份抑制了消费者购买金饰的意愿,但随后金价从8月初的峰值回调10%,在一定程度上提振了下半季度的金饰需求。

由于新冠疫情的影响,许多新婚夫妇将婚礼推迟到第三和第四季度举行,因此结婚金饰的需求进一步推动了本季度总体需求的增长。由于中国放宽了限制措施,生活开始恢复常态,原定于今年早些时候举行的婚礼被重新提上日程。这帮助提振了第三季度的金饰消费需求。9月份上海黄金交易所(SGE)的黄金出库量和我们与业内伙伴的对话都表明中国金饰零售商正在积极备库,以迎接预期中的结婚金饰销售热潮。我们预计这一趋势将在第四季度进一步显现,并将对金饰需求产生积极影响。根据苏宁易购(中国最大的在线购物平台之一)的2020中秋国庆节前消费大数据报告显示,9月份国内与婚礼有关的产品销售额同比增长了129%,而这发生在十一黄金周之前,由于新冠疫情影响,今年的黄金周排满了被推迟的婚礼仪式1

一些创新的金饰产品吸引了许多年轻消费者的注意。在意识到年轻消费者中正在兴起的“国潮”这一趋势后,金饰商们加大了推广3D/5D硬金和在此基础上设计的珐琅古法金等产品的力度,这些产品在设计上更加时尚,且更为轻便,而且价格更实惠。

同时,镀铑工艺的电黑硬金产品的受欢迎程度也有明显增加,这些首饰的风格不那么传统,旨在吸引年轻的消费者。正如我们最近发布的中国金饰消费趋势洞察报告所指出的,阻碍中国年轻消费者购买黄金首饰的主要因素之一是缺乏有吸引力的款式。开发不同风格的时尚创新产品可能有助于消除这一障碍。

但七夕情人节期间(8月14日)的金饰需求总量相对平淡,因为当前较受年轻人欢迎的通常是那些重量较轻的产品。这也反映出当时高金价带来的影响。一些零售商认为,消费者需要一些时间才能接受更高的黄金价格,因此他们把促销活动的重点放在了镶嵌首饰上。

第三季度,中国金饰零售行业的整合步伐加快,尤其是在新冠疫情对消费者信心影响严重的地区。全国性连锁品牌的季度表现要强得多。例如,根据其公司报告,周大福和六福净新开门店数分别达到了261家和58家。2

印度

印度的金饰需求较第二季度的历史低位略有回升,但仍远低于2019年的水平。需求量同比下降48%,仅为52.8吨,这是我们有数据以来第三低的印度季度金饰需求量。印度消费者不仅要应对新冠疫情影响下反复出现的市场封锁和前所未有的高金价,而且Pitru-Paksha(祭祖)和Adhik Maas(闰月)两个不吉时期也抑制了9月份的购买量(印度教徒认为这两个时期都不适合购买黄金)。3

随着当地黄金价格突破50,000卢比/10克(对印度消费者而言,这是一个重要的心理价格关口),临时/冲动性购买行为有所减少,大部分购买行为都是基于需求。高企的金价也促使人们转向重量较轻的素金产品。

尽管正值季风季节,但为遏制疫情而采取措施造成的经济后果仍严重影响了消费者信心。2020年第二季度印度国内生产总值缩水了23.9%,预计第三季度将进一步下滑12.7%。4 印度储备银行进行的消费者信心调查也反映了消费者信心的疲软,该调查显示,2020年9月消费者信心指数从7月份的53.8降低到了历史最低的49.9。5

尽管如此,金饰需求的疲软并不意味着印度消费者有抛售黄金的现象。相反,人们越来越关注使用黄金作为贷款抵押品的作用。我们即将发布的市场研究报告将对该市场领域的增长进行更详细的探讨。

中东和土耳其

土耳其第三季度的金饰需求同比下降22%,至6.5吨。尽管相对第二季度创下的4吨低点而言,这是一个强劲的反弹,但在我们的数据系列中,这仍是土耳其季度金饰需求量的第二低。尽管7月份该地区对婚礼的限制有所放松——需求略有上升——八月份创纪录的里拉金价还是抑制了金饰消费的复苏。

中东市场的金饰需求也同样疲软,能源价格持续走低和印度侨民的外流加剧了该区域旅游业崩溃和金价高企对中东金饰消费带来的不利影响。该地区需求同比下降了27%至26.6吨。伊朗和阿联酋跌幅最大,分别下跌34%和30%。与此同时,自7月1日起,沙特阿拉伯将金饰的增值税从5%上调至15%,这对当地需求造成进一步抑制,该地区金饰需求同比下降了24%,至7.2吨。6

 

 

与备受冠状病毒打击的第二季度相比,第三季度的金饰需求开始大范围复苏

与备受冠状病毒打击的第二季度相比,第三季度开始大范围复苏

来源: 金属聚焦公司, 世界黄金协会; 版权和其他权利

 

西方

与全球其他地区相比,美国市场的金饰需求恢复相对较快,第三季度同比小幅下降3%。与过去五年的平均值相比,本年迄今为止的金饰需求量下降了8%,至71吨。新冠疫情影响下,消费者远离商店和购物中心,第三季度实体店的需求一直处于低迷状态,但在线销售填补了大部分空缺。

尽管如此,美国的整体金饰需求依然疲软,低收入人群(对基础款素金产品的需求较为突出)受疫情的影响更大。虽然订婚戒指的销售并未受到经济衰退的影响,但据报道,由于婚礼推迟,美国市场中婚礼乐队的需求也大幅降低。

应当指出,由于疫情影响,不同来源的数据存在不同程度的不确定性,未来对美国需求数据的修正幅度可能会大于正常修正幅度。

第三季度,尽管32%的季度环比增长率反映出随着第二季度市场封锁放松后,抑制的需求得到了释放,但整个欧洲的金饰需求总量仅为10.3吨,同比仍有17%的下降。旅游业的崩溃对南欧的需求造成了尤其大的影响,洗礼、第一次圣餐和婚礼的普遍推迟也加剧了这种影响。

亚洲其他地区

较小的亚洲市场对金饰的需求都从上半年极端疲软的状态中有所回升。但是几乎所有国家都经历了两位数的大幅同比下降,并且由于担心出现第二波新冠感染浪潮,需求仍不稳定。

泰国、印度尼西亚和越南的损失最为严重,与2019年第三季度相比,这些国家的金饰需求都减少了一半。泰国的经济仍然深受2月份以来旅游业实际停滞带来的严重影响。仅1.4吨的金饰需求让人联想起该地区全球金融危机后2009-2011年的金饰消费水平,那时金价涨至当时的创纪录水平。与我们在泰国金条和金币市场中看到的情况相一致,过去两个季度中,黄金饰品的回售急剧增加,反映出泰国中低收入人群的经济压力。越南市场也同样疲软,但大型金饰零售商的表现远胜于中小型企业。
 
日本再次表现出了较好的恢复力,第三季度其金饰需求同比仅下降了5%。出现这种相对强劲表现的原因是该国的高纯度素金金饰比较流行,当地消费者更注重这些产品的投资价值。而且,被推迟的婚礼也开始举办,婚礼相关金饰的销售呈现出健康发展的势头。

版权和其他权利 [+]版权和其他权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