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饰

黄金需求趋势 2020年上半年及第二季度

2020年07月30日

金饰

上半年,为应对疫情而采取的封锁禁令以及多地金价创新高令金饰需求遭受重创

  • 上半年全球金饰需求几乎减半,同比下降46%,创下572吨的新低
  • 第二季度的需求下降至251吨(同比下降了53%),为单季的纪录新低,全球消费者都感受到了市场封锁和由此导致的经济放缓的影响
  • 中国是最早解除封锁的市场,也是唯一一个从第一季度极度疲软中复苏的市场。
2019年第
2季度
2020年第
2季度
  年同比变化
金饰 529.6 251.5 -53%
印度 168.6 44.0 -74%
中国大陆 136.0 90.9 -33%

第二季度的全球黄金金饰需求仍旧低迷。由于市场封锁禁令,许多市场关闭。在金价不断走强、很多人无法承受的时期,消费者同时面临着经济低迷带来的严峻后果。

上半年全球金饰需求为572吨,约为十年平均水平1,106吨的一半。尽管在此期间黄金价格上涨,但以价值计算的金饰需求同样疲软;上半年的价值为301亿美元,是2009年以来的最低水平。当时以美元计价的黄金价格大约为近期水平的50%。

中国和印度是导致上半年黄金需求下降的最大原因:中国和印度相对于其他金饰市场的规模,意味着这两个国家的疲软会对全球需求产生重大影响。

 

全球金饰需求降至历史新低, 其总价值与2008年同期相当

GDT Q2 2020 - Chart 1 - Chinese

来源: 洲际交易所基准管理机构, 金属聚焦公司, Refinitiv GFMS, 世界黄金协会; 版权和其他权利

 

中国

中国第二季度的金饰需求同比下降33%至90.9吨。由于新冠肺炎疫情对消费者收入的持续影响,上半年的金饰需求跌至152.2吨,同比下降52%,为2007年上半年以来的最低水平。

不过,中国第二季度金饰需求出现了显著的环比反弹。随着疫情得到较好控制,3月份市场重新开放,经济好转,缓解了消费者收入的压力。尽管如此,上半年的需求仍然非常低迷。大多数零售商将需求的持续疲软归因于金价高企且不断上涨、可支配收入下降,以及对轻量化黄金饰品的偏好增加等因素。

本季度人民币黄金价格涨幅超过9%,5月份达到403元/克的历史新高。同时,中国31个主要城市的失业率上升,而消费者对未来收入的信心指数徘徊在多年低点附近。根据国家统计局的数据,上半年消费者的教育文娱方面的支出下降了36%。1

第二季度,轻质、新颖和设计精巧的24K硬金产品继续吸引着消费者的关注。该类金饰消费增长的原因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首先,年轻消费者的品味继续从传统的纯金首饰转向设计时尚、总价相对更能接受、重量较轻的产品。其次,在经济形势严峻的情况下,消费者一般会限制在非必需品上的支出,因此,重量较轻的产品更适合预算,这一点在国内金价飙升的情况下尤其明显。第三,与传统24k黄金产品相比,这些产品的利润更具吸引力,因此零售商更热衷于推销这些产品。

业内人士称,下半年的婚礼需求可能是中国黄金饰品市场复苏的关键所在。由于上半年对大型聚会的严格限制,许多人将婚礼计划推迟到2020年下半年。再加上传统上10月和12月本来就是婚礼的高峰期,大多数珠宝商普遍预计下半年婚礼数量会大幅增加,这将为下半年的金饰需求带来更积极的发展机遇。

印度

由于全国范围的封锁、节日需求的减少和金价的上涨,印度第二季度的金饰需求大幅下降。印度金饰需求同比下降了74%至44吨,这是本系列中季度总需求量的最低水平。上半年本系列需求下降了60%,仅为117.8吨,创历史新低。

3月下旬实施的严格封锁禁令一直持续到5月中旬,其中包括最重要的黄金购买节Akshaya Tritiya——印度购买黄金的吉日之一。但是,今年全国范围的封锁禁令意味着实体店不可能销售黄金饰品,只有那些拥有在线业务的零售商才能满足购买需求。与上一年相比,销售额显得微不足道。

到第二季度中期,随着限制的放松,部分地区的经济活动开始恢复。6月份,情况进一步好转,一些被压抑的需求得到释放。然而,由于当月缺乏婚礼和吉日,再加上某些地区的反复封锁以及金价高企且不断上涨,导致需求未能实现有意义的复苏。

出于对经济增长、未来收入和金价上涨的担忧,可支配在黄金首饰上的支出有所减少。自2019年第一季度以来,印度国内生产总值的增长一直在下滑,而新冠肺炎疫情的爆发更是加剧了这一趋势。经济放缓、失业率上升和实体店经营受限意味着消费者在掏出钱包购买黄金时变得更加谨慎。印度储备银行(RBI)的一项调查显示,消费者信心指数从3月份的85.6跌至5月份的历史最低点63.7,未来一年的信心指数也大幅下降。印度国内黄金价格进一步抑制了人们在黄金首饰上的可支配支出——第二季度国内黄金的平均价格为46,381卢比/10克,同比上涨了44%。

金饰商正在采用线上渠道来促进销售。疫情打乱了印度黄金零售商的实体商业模式,并成为促使零售商采用线上渠道提高销售的催化剂。尽管通过数字渠道进行销售仍处于萌芽状态,但金饰零售商正在越来越多地整合线下和线上渠道,实施全渠道战略,以促进销售。

 

全球金饰需求的同比变动充分显示出了今年疫情带来的影响

GDT Q2 2020 - Chart 2 - Chinese

来源: 金属聚焦公司, 世界黄金协会; 版权和其他权利

注: 发达国家和地区包括欧洲地区国家,美国,加拿大,日本,韩国,新加坡,中国台湾省以及大洋洲国家

 

中东和土耳其

第二季度,土耳其的金饰需求下降了69%,降至3吨,为我们数据序列中最低的季度水平。金饰零售商受封锁禁令限制,再加上当地黄金价格创纪录高位,4月和5月的需求基本归零。6月份市场重新开放,一些被压抑的需求得到释放,但随着金价再次攀升,这样的反弹也只是昙花一现。

中东市场金饰需求遭受的重挫导致该地区第二季度的需求下降了69%,降至13.6吨。阿联酋同比跌幅最大,下降86%至1.3吨。主要原因是市场封锁禁令限制了游客的购买行为,同时,高昂的金价、高企的失业率和疲弱的经济环境抑制了国内需求。

伊朗的金饰需求情况继续恶化,因为里亚尔兑美元汇率进一步下跌,疫情加剧了这个受制裁国家面临的经济困境。第二季度需求同比下降66%,导致上半年需求下降40%,至10.2吨。

西方各国

美国金饰需求近几年的逐渐上升趋势停滞,同比下降34%,降至19.1吨,为其季度最低水平。该地区上半年的需求下降了21%,至41.9吨的八年最低点。商店因新冠疫情而关闭是导致销售额下降的明显原因,而由于复活节和母亲节正好又在封锁禁令期间,导致销售额下降更为严重。传统上,在这两个节日期间,珠宝店的客流量会显著增加。4月和5月,需求大幅下降,6月份,随着商店重新开张,需求有所回升。反弹的部分原因还在于消费者将政府的刺激计划资金用于购买非必需品。

与在其他市场看到的变化类似,其线上零售也在一定程度上弥补了实体销售的下滑。

欧洲的黄金饰品需求也跌至历史新低:第二季度同比下降42%,仅为8.2吨。这使上半年的需求总量减少到19吨,同比下降了29%。考虑到新冠肺炎疫情在意大利和英国最为严重,因此这两个市场金饰需求降幅最大也就不足为奇了:在第二季度二者均同比下降了45%。

其他亚洲国家

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以及随之而来的市场封锁禁令,再加上金价的飞涨,导致东亚地区较小的市场损失惨重。印尼和泰国在第二季度和上半年金饰需求的降幅最大重,因为新冠疫情的影响使这两个经济本已放缓的国家雪上加霜。

尽管日本的需求疲弱,但其受到的影响没有亚洲其它地区严重。第二季度同比下降40%,至2.5吨,这令该地区上半年需求下降27%,至5.6吨。由于金价上涨,重金链的准投资需求也有所增加。

 

随着疫情在全球的蔓延,上半年全球所有市场的金饰需求都出现了双位数的同比下滑

GDT Q2 2020 - Chart 3 - Chinese

来源: 金属聚焦公司, 世界黄金协会; 版权和其他权利

脚注

  1. 根据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此类支出包括教育、文化和娱乐活动的支出: www.stats.gov.cn/english/PressRelease/202007/t20200716_1776358.html

版权和其他权利 [+]版权和其他权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