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

黄金需求趋势 2019年第二季度

2019年08月01日

投资

总投资同比增长1%,稳健的黄金ETF资金的流入弥补了金条和金币需求量12%的下降。

  • 今年第二季度,全球黄金ETF持有量增长67.2吨,达到2548吨
  • 受对英国脱欧的担忧和货币疲软的影响,在英国上市的黄金ETF吸引了第二季度最大的资金流入
  • 随着金价达到关键水平,6月份出现了获利回吐,令金条和金币投资降至10年来的低点。
2018年第
2季度
2019年第
2季度
  同比变化
投资 282.0 285.8 1%
金条和金币总需求量 248.2 218.6 -12%
印度 39.3 44.5 13%
中国大陆 69.5 49.5 -29%
黄金ETFs及类似产品 33.8 67.2 99%

ETF

今年第二季度,投资者增持了67.2吨的黄金ETF,总持有量达到6年最高点的2548吨。6月份强劲的流入(+126.7吨)超过了4月份的大规模流出(-57.2吨)。 

以美元价值计算,由于资金净流入和金价走高,全球黄金ETF的管理资产规模增长至1154亿美元,为2013年4月以来的最高水平。今年上半年净流入107.5吨,高于2018年上半年的60.9吨。 

地缘政治的不确定性、各国央行发表的鸽派货币政策评论,以及金价的不断上涨,都是促使投资者增持黄金的关键因素。

2019年截止目前,欧洲地区黄金ETF的规模增长占据全球流入的较大部分。今年上半年,欧洲黄金ETF的持有量增加了87.2吨,其中第二季度增加了67.2吨。 

在英国上市的基金在第二季度处于领先地位:本季度该地区基金吸引了全球黄金ETF流入的约75%。受英国脱欧的不确定性以及特蕾莎•梅辞去首相后的领导权之争影响,投资者试图在黄金中寻求避风港。英镑的大幅贬值也推动了本季度的黄金ETF流入,其主因在于英国脱欧谈判一再失败后被削弱的英国的经济增长前景。 

德国地区的基金也收获了可观的流入:中美贸易摩擦令该地区投资者感到压力,相对安全的黄金受到青睐。持续的全球贸易不确定性令德国的汽车业受到冲击,汽车制造商Daimler AG公司和汽车行业供应商BASF最近发布的利润预警凸显了这一点。坊间证据显示,这种脆弱性是推动资金流入黄金ETF的一个因素。

此外,极低的利率也为黄金投资者提供了额外的动力:今年6月,德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跌至-0.33%的历史低点。这一创纪录的低国债收益率令黄金的吸引力上升:英国和德国黄金ETF的持有量在第二季度分别增长11%(达到创纪录的554.1吨)和2%(达到338.5吨)。 

第二季度美国基金温和增长4.8吨,6月份巨额的流入逆转了此前的流出。 
北美地区黄金ETF在4月和5月的流出总计60.2吨,但到了6月份出现强劲增长,其规模增加了65吨。6月份以美元计价的黄金价格9%的上涨可能吸引了一些趋势投资者,该地区流动性最佳的基金的强劲流入或为印证。总体而言,美国与各贸易伙伴之间持续的紧张关系,以及投资者对低利率的预期:,美联储发出了更为鸽派的货币政策立场——投资者预计在2019年剩余时间里,可能出现多达三次的降息1 ,都对北美黄金ETF的流入起到支撑作用。

在其它地区,黄金ETF在本季度又出现了小规模的流出。亚洲地区基金规模下降4.1吨;最主要的原因是中国华安易富黄金ETF流出5.4吨。我们认为,上半年中国地区基金总共流出9吨,是投资者获利了结和转向更高风险资产的结果。其它地区的黄金ETF总规模下降0.5吨。2 这部分资产规模仍然较小,总持有量仅为31吨。

金条和金币

2019年第二季度,个人黄金投资需求相对疲软。 该部分需求连续第三个季度同比下降,今年第二季度总量同比下降12%,至218.6吨;其中,中国地区的减少约占全球需求下降总量的三分之二。而全球上半年的需求量为476.9吨,处于2009年以来的最低水平。 

由于获利了结的增加,上半年金条和金币需求降至2009年以来最低水平

由于获利了结的增加,上半年金条和金币需求降至2009年以来最低水平

来源: 金属聚焦公司, Refinitiv GFMS, 世界黄金协会; 版权和其他权利

 

在本季度开局稳定之后,随着金价上涨,个人黄金投资在6月份停滞不前。 一些投资者卖出部分投资在高位获利离场,而另一些投资者则持观望态度,这部分投资者认为金价上涨无法持续,他们可以在金价回调之际以更低的价格入场。 

黄金市场巨头在第二季度出现了分歧。中国第二季度金条和金币需求降至49.5吨,为2016年第三季度以来的最低水平,原因是投资者担忧情绪消退,且黄金价格持续上升处于高位。对汇率的担忧是过去18个月支撑中国的个人黄金投资需求的主要因素,而这在5月份有所缓解,主因在于中国央行副行长潘功胜承诺将保持汇率稳定。在随后的6月份,当地黄金价格飙升至322元人民币/克,这是六年半来的最高点。在目睹了中国大妈们在2013年对黄金的狂热追捧以及随后的亏损之后,中国投资者决定静观其变,等待一个波动较小的价格环境。以上因素均抑制了新增购买量,增加了投资者的获利了结。

与疲软的个人投资需求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上海黄金交易所的投机交易量大幅飙升。6月份,以保证金交易的上海黄金交易所的Au(T+D)黄金合约成交量达到2,062吨,为有记录以来的第二高位。 

另一方面,印度是本季度为数不多的亮点之一。 今年第二季度,该地区金条和金币的需求同比增长13%,达到44.5吨,是第二季度五年以来的最高点。一年一度的印度教和耆那教节日:Akshaya Tritiya支撑了5月份的黄金需求,节日期间黄金销量同比飙升约20-25%。据业内人士估计,黄金投资产品约占这些销售的60%。由于投资者认为金价还将继续上涨,在印度卢比黄金价格本季度末达到34,006卢比/10克,接近2013年8月创下的34,500卢比/10克的历史高点之际,印度个人投资者的获利了结行为相对较少。

中东地区需求下降27%,仅有15.7吨,主要原因是伊朗地区同比31%的个人黄金投资需求的下滑。 这是自2016年以来伊朗金条和金币需求首次出现同比下降。疲软的里亚尔和5月份高得令人瞠目的当地黄金价格——平均6,050,110里亚尔/克——使许多投资者望而却步,并促使部分投资者获利了结。 

土耳其个人黄金投资需求同比下降15%,至9.9吨。当地黄金价格在整个季度都有所上涨,并在6月25日达到创纪录的263,893里亚尔/克,促使一些投资者对其持有的部分黄金进行获利了结。 

在东亚,泰国的需求降至12.9吨,为2010年第四季度以来的最低季度水平。这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资金从实物黄金转向在泰国证交所交易的对冲外汇风险的,现金结算的黄金合约的趋势。该合约于2018年第四季度推出,并且越来越受到泰国黄金交易商的欢迎。 

在越南,个人黄金投资总量稳定在9吨。美元黄金价格的上涨推动了部分投资者高位获利了结,也令越南黄金批发市场价格低于国际现货价格,并导致了非官方的黄金的跨境流出。 

美国的个人黄金投资需求依然疲软。 第二季度的总量仅为3吨,上半年的需求量为9.8吨,这是自2007年以来的最低水平。美国造币厂第二季度金条金币销量降至19,000盎司,为2006年第三季度以来的最低水平。在许多传统的黄金投资者关注于美国经济的健康增长、低失业率和持续的工资增长之际,美国的个人黄金投资市场已苦苦挣扎了一段时间。6月份金价上涨引发部分投资者抛售黄金,而二级市场金币溢价跌至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前以来的最低水平,并刺激了美国对德国的黄金出口。

美国经济的蓬勃发展重创美国鹰币销售

美国经济的蓬勃发展重创美国鹰币销售

来源: 彭博社, 美国造币厂, 世界黄金协会; 版权和其他权利

注:图表显示了黄金的总销量(包括一盎司、半盎司、四分之一盎司和十分之一盎司的鹰币)。

 

在欧洲,尽管价格上涨导致的获利了结规模没有那么显著,但该地区的个人黄金投资需求依然疲弱。 第二季度该需求为32.4吨,为2008年以来的最低水平。尽管德国的需求略有上升(同比增长1%),但这是与较低基数相比得出的结果(2018年第二季度是自2010年以来需求第三低的季度)。尽管如此,电视营销活动似乎还是刺激了大众对小金条(1克-3克)的兴趣。

脚注

  1. 截至2019年7月29日

  2. “其他”类别的黄金ETF包括在澳大利亚、南非和土耳其上市的基金。

版权和其他权利 [+]版权和其他权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