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

黄金需求趋势 2020年第一季度

2020年04月30日

投资

第一季度黄金ETF流入激增;金币投资需求跃升,抵消了金条需求的疲弱

  • 截至本季度末,全球黄金ETF持仓量达到创纪录的3,185吨
  • 避险需求驱动下,西方市场的金币需求升至76.9吨
  • 随着亚洲经济体为遏制新冠疫情蔓延而采取封锁措施,小金条的需求受到冲击。
2019年第
1季度
2020年第
1季度
  年同比变化
投资 300.5 539.6 80
金条与金币 257.6 241.6 -6
  印度 33.6 28.1 -17
  中国大陆 71.2 37.1 -48
黄金支持的ETF 42.9 298.0 >300

新冠疫情——以及全球的应对措施——对第一季度的黄金投资需求产生了深远的影响。总体来看,一季度黄金投资需求同比增长80%,达到539.6吨,为四年来的最高水平。金条和金币的投资较2019年第一季度下降了6%,至241.6吨。然而,全球黄金ETF吸引了298吨的净流入,使总持仓量创下历史新高。

一方面,人们对该疫情对经济和社会造成的潜在影响深表担忧,这推动避险资金流入许多黄金投资产品,尤其是黄金ETF和官方金币,从而推高了金价。但另一方面,对经济前景的担忧,加上金价走高,促使许多人出售所持黄金,以应对疫情爆发带来的财务困境。而在一些司法管辖区,随着市场关闭,黄金投资直接停滞,投资者无法购买产品。

ETF

第一季度,全球实物支持的黄金ETF(黄金ETF)及类似产品的持仓量增加了298吨,为4年来最高的季度流入量。按价值计算,得益于该季度10%的净流入增长和6%的金价涨幅,这些产品的资产管理规模(AUM)在本季度增长了创纪录的230亿美元。截至本季度末,黄金ETF总持仓达到了3,185吨的历史新高。

随着新冠疫情的爆发,整个季度的黄金ETF净流入显示出了强劲的势头。新年伊始,资金开始缓缓流入黄金ETF市场,随着英国退欧最后期限的临近,其中大部分资金进入在英国上市的基金。1月份美元黄金价格上涨4.6%,也吸引了大量资金流入。投资者对新冠疫情的担忧在2月份开始切实显现,在本季度剩余时间里,疫情是这些产品投资需求的主要驱动因素,这推动了所有地区基金的资金流入。今年第一季度,欧洲上市的基金吸引了最大的净流入:该地区的黄金ETF持仓量增加了150.1吨(+80亿美元)。北美上市的基金紧随其后,持仓上升128.5吨(+70亿美元)。尽管本季度为应对疫情采取了封锁措施,亚洲的黄金ETF也出现了净流入。

全球金融市场的异常波动对黄金产生了复杂的影响。今年2月,随着新冠肺炎在全球范围内传播加速,全球金融市场在2月份出现波动率激增的局面。股市遭遇了大幅抛售,基于广泛商品的大宗商品指数大幅下跌。3月份,黄金的波动同样加大,我们在最近的《投资快讯:黄金价格随市场抛售而波动》中提及,一方面,黄金受益于强大的避险资金驱动,这是因为投资者为应对疫情对经济产生的不确定的短期和长期影响,再加上超低利率环境吸引而购入黄金。但另一方面,黄金在广泛的资产变现中被抛售,甚至影响到了美国长期国债。据报道,投资者在抛售风险资产时,为了满足追加保证金的要求,将黄金作为了流动性的来源

在3月份的低谷期,抛售令金价下跌了7%,基本上抹平了今年以来的涨幅,但随后在3月晚些时候出现了反弹。

全球央行为遏制疫情对经济的影响采取了前所未有的措施,为金价提供了进一步的支撑。一轮步调一致的降息,加上数万亿美元的量化宽松措施和财政支持,令金价在3月份最初的回落后再次走高。

尽管美元黄金价格仍低于2011年的峰值,但以其它多种货币计价的黄金价格在第一季度续创历史新高。这或许表明,在美国以外地区,近年来黄金ETF的规模增长势头将继续下去;一季度,欧洲基金的绝对资金流入规模最大,亚洲和其它地区的百分比增幅最大,使得这一趋势更加突显。

新冠疫情对短期和长期经济影响的不确定性令许多资产继续大幅波动,这表现在油价暴跌,全球股市在远低于近期高点的水平波动,美国国债和黄金等避险资产出现资金流入。4月份的前几周,大量资金继续流入黄金ETF,从而使总持仓量创下历史新高。
 

 

黄金支持的ETF吸引了巨大的资金流,将全球持有量提升至历史新高

黄金支持的ETF吸引了巨大的资金流,将全球持有量提升至历史新高

来源: 彭博社, 公司文件, 洲际交易所基准管理机构, 世界黄金协会; 版权和其他权利

 

金条与金币

西方金币需求的激增抵消了亚洲金条投资的下降;金条和金币投资总量为241.6吨,同比下降6%。 一季度全球金条投资同比下降19%,至150.4吨。东亚市场小金条的需求下滑更为普遍,这些是最早受到疫情和封锁措施影响的市场之一。这些地区的黄金价格创出历史新高,也鼓励了投资者在本季度进行高位获利。金币需求抵消了金条需求的疲软:由于西方投资者的需求大幅反弹,使得金币需求跃升了36%,达到76.9吨的三年高点。由于新冠疫情的蔓延刺激了避险需求,使得原本就因超低或负利率、德国经济放缓以及英国退欧的不确定性而引起的投资者对黄金市场在本季度初的乐观情绪有所更为浓厚。
 

 

西方对铸造金币的投资抵消了亚洲疲软的金条需求

西方对铸造金币的投资抵消了亚洲疲软的金条需求

来源: 金属聚焦公司, 世界黄金协会; 版权和其他权利

 

中国

第一季度新冠疫情爆发对中国的金条和金币需求也造成了严重打击,需求同比下降了48%,至39.3吨。中国农历新年前后通常是当地的零售投资旺季,但2020年第一季度成为了自2010年以来中国零售投资最低的第一季度。

1月份,农历新年期间的金条和金币需求不仅没有上升,反而出现了下降——主要是由于当时的价格波动较大。当政府采取封锁措施控制新冠疫情蔓延后,需求更是锐减。空无一人的商店、不断上涨的金价和消费者有限的预算都限制了金条和金币的销售

随着中国在本季度末逐渐恢复常态,需求呈现出一定程度的反弹,尽管幅度还不足以抵消之前的疲弱。3月份避险需求上升明显,上海黄金交易所的Au(T+D)合约交易量创下历史新高,而中国黄金ETF持仓增加了4.6吨。

印度

印度金条和金币投资同比下降17%,至28吨,为四年来的最低水平。今年1月和2月,当地金价飙升且波动剧烈,而3月实施的封锁措施使当地的黄金零售投资基本陷入停滞。自3月17日起,零售商店和金银交易商逐渐关闭,金条和金币供应出现问题,自3月25日开始实施全面封锁措施之后,金条和金币的供应就不复存在了。当地金价相较于伦敦金价的折价清楚地显示出了全面封锁带来的影响——之前折价飙升至每盎司70美元,但到本季度末则降到了每盎司40美元。

 

由于需求枯竭,印度的价格折扣在接近季度末时急剧扩大

由于需求枯竭,印度的价格折扣在接近季度末时急剧扩大

来源: NCDEX, 世界黄金协会; 版权和其他权利

 

人们对数字黄金产品的兴趣(我们上个季度注意到的趋势)在第一季度持续增长,显然,通过这些平台购买黄金更加容易。这与印度对ETF需求的增长相呼应。由于投资者争相满足自己的避险需求,印度黄金ETF市场的流入量达到4.4吨。

泰国是东亚地区最疲弱的市场之一:金条和金币投资同比下降73%,仅为5.7吨。这一次的收缩是总购买量下降和新一轮回售潮共同造成的结果。今年一季度需求的下滑是2019年下半年需求疲软的延续:当时高企的金价和疲软的经济推动了一波黄金回售热潮。而一季度整体需求下降的原因与当时相差无几,金价大幅上涨,泰国经济依然脆弱,且容易受到强势货币的负面影响。

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四月份。据报道,在第二季度的头几周,随着金价升至7年高点,黄金被抛售,这促使投资者套现,以缓解新冠疫情造成的经济压力。此举促使泰国总理敦促人们“逐步”抛售,以避免出现流动性紧缩。

日本零售投资连续第五个季度出现负增长:回售超过新投资6.5吨。这是自全球金融危机以来日本持续时间最长的金条金币负投资潮。

总的来说,中东地区的金条和金币需求的韧性良好,因为投资者对3月份金价的大幅回落反应迅速。但受到病毒打击的伊朗是个明显的例外:零售投资同比下降21%,至8.9吨。下降的原因部分是对比基数为2019年第一季度(一个强劲的季度)。但压力下的抛售也是导致该地区需求下降的原因之一;相较该地区其他国家,病毒更早在这里开始肆虐,人们的收入受到了影响。

土耳其的个人投资者大量购买黄金作为避险产品,推动金条和金币需求同比增长了27%,至21.2吨。投资者纷纷被吸引入市,因为他们预期当地黄金价格将持续走强。

今年一季度,美国金条和金币投资同比增长逾一倍,达到14.9吨的三年高点。由于新冠疫情的爆发和股市波动,避险需求逐渐显现,因此在1月和2月的回售之后,3月份净买入开始大幅飙升。据美国铸币局的报告,Eagle和Buffalo两款金币的总销售额同比增长了130%,并且第二季度的销售依然十分强劲。

欧洲的零售投资也创下了2017年第一季度以来的最高水平:该地区的需求同比上升53%,达到65.1吨。英国脱欧推动的投资需求加上新冠疫情激发的避险买入,使得英国当地的金条金币需求创下了6.6吨的历史新高。

版权和其他权利 [+]版权和其他权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