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全年及第四季度黄金需求趋势

已发布 17th February 2017

金饰

由于受到黄金价格高涨的冲击,全年金饰需求下滑至七年来最低水平——2,041.6公吨。

  • 印度全年金饰需求下调22%,对黄金行业来说,今年也是跌宕起伏的一年。 
  • 中国金饰需求自2013年的顶峰进一步下滑,供应紧张的状况制约了市场。
  • 通常每年第四季度都会上调,今年的需求在第四季度因为年底黄金价格的剧烈下滑而激增。今年26%的增长是10年来第四季度同比增长最高的一次。 
公吨 2015 2016 年同比变化
全球总计 2,388.6 2,041.6 -15%
印度 662.3 514.0 -22%
中国 753.4 629.0 -17%

第四季度需求下滑5%(至622.0公吨)表明,今年对金饰行业而言是困难的一年:全年需求共计下滑15%。多数市场需求下降,只有一两个例外。最大的两个市场印度和中国共占了全年全球需求下滑347.0公吨的几乎80%。印度遭受的下滑最严重:该国市场面临多个方面的挑战。

高涨的黄金价格导致全球金饰需求下滑至七年来低点

注:您可以打开/关闭图例中的项目

资料来源:Metals Focus;GFMS;汤森路透;世界黄金协会

印度

因为罢工、监管和黄金价格高涨,印度全年金饰需求下滑至七年来新低。2016年印度全年的金饰需求比2015年下滑了148.3公吨, 从而使得2016年成为我们有数据以来印度全年需求下跌最大的一年。

2016年印度的局势使得收集关于黄金需求的精确数据面临巨大挑战。第一季度时全印度的珠宝商实行罢工使得黄金行业陷入停滞。随后,印度政府对未申报的收入进行制裁,随第四季度中实施的废钞令而达到顶峰。废钞令给灰色市场带来了少许黄金需求上涨,也为收集精确的黄金需求数据造成了进一步的障碍。因此,如果黄金需求的进一步详细信息得到明确,我们将会在之后进行相应的修正。

流动性短缺发生之前,十月份的节日需求和及时的价格下调带动了金饰需求上涨。 黄金价格恰好在十胜节期间剧烈下滑,使得黄金需求在十月的前两周内上涨。更低的价格为排灯节这一关键的黄金消费节日添彩。接着,印度政府令人震惊地废除了500卢比和1000卢比的大面值钞票的流通。

11月8日的公告使印度市场措手不及,黄金需求在接下来的几天内迅速增长。为了疯狂地出手将被废弃的钞票,消费者争抢着购买黄金,使当地黄金溢价超出全球现货价格。黄金显然成为了许多人输送不明财富的首选途径;这些“灰色市场”交易的金价据称高达50,000卢比/10克,相比之下市场价仅为31,000卢比/10克1。在严重流动性短缺发生之前,这一急剧上升的需求将零售商的库存哄抢一空。

印度国内金价仍低于国际金价

来源:印度国家商品及衍生品交易所;世界黄金协会

农村地区受到现金危机影响最大,但这影响只是暂时的;良好的季风雨水为他们带来可观的收入,能够支撑黄金需求继续上涨。 随着流动性的枯竭,依赖现金的农村人口对黄金的需求急剧下降。这种情况不仅出现在黄金行业,11月和12月两轮机动车的销量分别下滑6%和22%。马恒达(Mahindra and Mahindra)11月的拖拉机销量下滑23%。

但这只是暂时现象。失效货币通过银行存款回归金融体系,并逐渐由新的500卢比和2,000卢比的钞票取代之后,流动性将得到改善。最近的季风雨水影响良好,农民收入相应也十分可观,对黄金需求而言有着积极影响。随着政府促进黄金市场的透明公开,电子交易量也将逐渐攀高。上述行动也许已经开始生效了:在该季度,印度全国珠宝连锁商店的业绩超过了规模较小的独立商店。

2017年年初的几周内,黄金行业等候政府在2月1日公布新财年预算,以确定今年晚些时候将征收的黄金关税以及销售税(GST)税率,因此黄金需求在这段时间内呈疲软态势。一旦上述税收明细确定,我们预计受到抑制的黄金需求将复苏至健康水平,并通过贸易为黄金市场补货。

中国

令人失望的假期销量导致中国第四季度金饰需求同比下滑13%。 尽管黄金价格下调,但10月国庆节“黄金周”期间的黄金珠宝需求却不及预期。在之前的报道中我们已经强调,中国年轻一代偏好将收入花在如旅游等体验和经历上,而非花在包括金饰在内的实物消费上。这一趋势似乎在10月有所体现:随着国内游客的数量较去年大幅增长,黄金和珠宝的销量大幅下滑。

消费情绪在12月回升,但消费需求和渠道库存补充受到供应紧张的约束。 临近年末,农历新年即将到来,消费需求也得到回升。美国总统大选尘埃落定,扫除了市场不稳定性的关键因素,消费情绪也得到改善。下调的金价激发了消费者购买金饰的兴趣。零售商对1月下旬中国春节期间的强劲需求持乐观态度,与制造商签下大量订单。

需求的上涨促进了进口,而进口量并不足以满足需求。一项货币紧缩政策限制了银行发往海外的人民币(RMB)数额,进而影响了部分进口商往国内进口黄金的数量。 这一进口量的下滑,导致国内市场黄金现货库存的减少。同一时间,金饰、金币和金条需求的上涨,导致国内黄金相对于国际现货价格每盎司大幅溢价约50美元。2017年年初,即中国春节前几周内,形势依旧紧张。高涨的溢价也许引起了近几周内的再生金供求行为,而考虑到12月存货量的大幅减少,渠道可能需要在第一季度重新补充库存。

亚洲其他国家

第四季度价格下跌之后,需求温和复苏,但并不能抵消今年早些时候平均价格上涨所引起的需求下滑。 日本是2016年规模较小的亚洲市场中唯一一个金饰需求增长的国家,尽管上涨幅度仅有2%。日本国内消费小幅回升,但被日渐疲软的旅游需求部分抵消。越南2016年的需求基本保持稳定,较2015年的15.6公吨略微下滑至15.4公吨。较低的通货膨胀环境,加上十分稳固的经济增长,为其金饰需求从2012年的10.5公吨低谷中复苏巩固了基础。

中东和土耳其

第四季度国内价格高涨,加上脆弱的消费情绪,使得土耳其全年金饰需求进一步疲软,下滑至40.0公吨的低点。 因为不利的货币汇率抵消了以美元计价金价的下跌,土耳其大部分消费者错过了10月较低的黄金价格。不利的经济和政治环境进一步对消费情绪产生重压。第四季度的需求同比下降15%,印证了上述情况。

油价下调,加上一系列市场特有的问题,都影响了整个中东的需求:尽管伊朗需求上涨,但2016年中东区域需求仍下滑16%,降至193.1公吨的新低。油价下调,旅游需求疲软,以及工资削减,都逐渐削弱了阿联酋的黄金需求,导致需求降至19年来的新低43.0公吨。埃及货币危机致使需求下滑33%,降至25.5公吨的新低。而伊朗却与下降趋势背道而驰:国内经济的改善形成了支持性环境,第四季度需求上涨15%,推动其全年需求上涨至41.0公吨。

西方

美国金饰消费温和上涨趋势于2016年中止:下半年的疲软态势致使需求下滑1%至118.3公吨。 美国消费者在2016年年末的几个月内对金饰的需求表现得更加踌躇不定。第四季度的黄金需求仍按照以往惯例呈现季节性需求高峰,由于假期购买旺季,相比第三季度上涨了69%。但这一上涨趋势由于11月总统大选而中断。总统大选引起了全国关注,并为许多消费者带来了不确定的消费环境。

欧洲第四季度和全年需求遵循了相似的模式:相比其他国家大范围的稳定性,法国和英国表现不佳。因为安全问题和日益分歧的国内政治局势逐渐削弱了消费信心,2016年法国的金饰需求下降4%。英国自2012年以来的上涨趋势中止。英国脱欧带来的不确定性和悲观主义影响了消费者,第四季度的需求下滑5%至12.2公吨,导致全年需求下滑3%至25.2公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