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需求趋势2017第二季

已发布 3rd August 2017

供应

第2季度的黄金供应总量下跌8%:金矿产量保持稳定,而回收的黄金量在2016年暴增后继续回落

  • 第2季度的金矿产量同比几乎持平,符合我们的增长即将结束的预期
  • 在第2季度受到抑制的价格环境中,净解除对冲量继续增长,虽然增量只有5吨 
  • 随着市场在2016年的强劲增长后回归常态,黄金回收量同比增长18

公吨
2016年
第2季度
2017年
第2季度
同比
变化
总供应 1,160.3 1,065.9 -8%
金矿产量 793.8 791.2 0%
生产商净对冲 24.0 -5.0 -
再生金量 342.5 279.7 -18%

金矿产量

金矿产量同比几乎不变,下滑3吨至791.2吨,这是2014年以来产量最低的第2季度。上半年的产量为1,557.1吨,也几乎持平。就像大部分季度一样,一些矿山增长的产量被其他矿山下跌的产量抵消。

多个国家的金矿产量都有所下滑。随着中国金矿行业继续适应严格的环保法规,中国的金矿产量在第2季度下降8%。这种打击迫使一些利润微薄的业务关闭,加剧了总产量的下跌。在坦桑尼亚,政府和Acacia Mining之间不间断的争端导致黄金产量暴跌(同比下跌20%)。3月,政府出台禁令,禁止该公司出口黄金/铜精矿,导致该国库存增加。Acacia占据坦桑尼亚2016年黄金产量的45%左右,这就是为什么该公司对第2季度的总产量影响巨大。由于Oyu Tolgoi继续实施预定的低品味采矿计划(预计2018年恢复高品味金矿的开采),蒙古的黄金产量同比下跌30%。

其他国家的产量增长抵消了这种下跌。在印尼,Grasberg恢复金精矿的出口,大大提高了黄金产量(同比增加30%)。这一因素使得第2季度的产量有所恢复,并释放了第1季度某些受到抑制的产能。但这种同期比较具有一定的欺骗性,因为2016年第2季度是Grasberg去年表现最弱的季度。在苏里南,Newmont公司的Merian金矿不断加大产能,帮助将产量推高至同比增长80%。该金矿于2016年10月开始商业生产,预计每年生产黄金10吨。

在加拿大,第2季度的黄金产量同比增长8%,部分原因是Hope Bay和Brucejack矿区启动生产。Hope Bay矿区一旦达到稳定运营水平,每年应该可以生产5吨黄金,而Brucejack矿区预计年产量是7吨。秘鲁的Tambomayo金矿和澳大利亚的Fortnum金矿也在第2季度启动生产,后者是在停产10年后复产,原因是棕色地块得到进一步开采,经济环境也更为有利。预计两个金矿每年都会让全球产量增加2-3吨。

我们预计金矿产量将从2019年开始下跌。尽管有少数重大项目预计将于2017年底上线,但项目的建设力度依然疲软。虽然大型矿业公司在过去几年里改善了现金流,降低了负债,但生产发展支出依然处于多年低点(图表x)。我们预计项目建设工作在2017和2018年将有小幅回升,此后全球金矿产量从2019年开始下跌。

项目资本支出继续徘徊于多年低点

来源:Metals Focus黄金同业群体分析;世界黄金协会

2017年初成本再次上涨:第1季度的全部维持成本同比增长12%。 某些关键生产商所用货币对美元的坚挺表现是主要驱动因素,虽然更高的矿区成本和长期资本开支的增加也推高了成本。但成本依然低于2013年的历史高点。

对冲

现有对冲头寸的交割略微超过新的对冲量,因此第2季度的总体净对冲量为5吨。上半年的解除对冲量为22.5吨,与2016年上半年72.5吨的对冲量形成鲜明对比。全球对冲总量现为228吨,同比下降22%。

2017年上半年的金价环境让黄金开采商几乎没有动力增加对冲。2017年上半年按美元计价的金价上涨8%,还算不错,但远低于2016年上半年25%的增幅——这是1980年以来表现最好的上半年。即使采用关键生产商的货币来计价,2017年上半年的金价表现也无法与前一年相提并论。但某些对冲是显而易见的。4月和5月地方金价的上涨促使澳大利亚和加拿大某些矿区进行对冲:例如,Gold Fields 6月宣布,该公司对其2017年上半年在澳大利亚75%的产量进行了对冲,以保护Gruyere项目建设期间的现金流。1

项目和债务融资再次成为黄金对冲的主要动机。我们认为很多股东对上世纪90年代末和本世纪初的大规模对冲依然心有余悸,这种行为至今普遍无人赞同,原因是存在错过金价上涨的风险。但我们相信,零星的小规模对冲(可用于管理融资需求)可能会继续成为该行业的一个特色。

回收

第2季度的回收量大幅下跌,从2016年第2季度的342.5吨减少18%,至279.9吨。但这种同期比较再次受到2016年前3个季度回收量走高的影响,当时全球金价的快速上扬和印尼的免税政策促使消费者买入黄金。在大部分市场,2017年上半年代表着黄金回收的持续“正常化”。回收量的下滑主要出现在东亚和中东市场。 

中东地区的政治紧张局势让消费者变得谨慎,巩固了自己的黄金持仓。在土耳其,由于近年来困扰该国的政治不确定性持续不断,消费者对于重新卖出黄金持仓依然心存警惕,因此回收活动有所减少。很多土耳其人宁愿继续持有黄金,承认黄金在动荡时期的财富保护特性。在埃及,国内货币的疲软让国内金价得以维持高位,因此回收量的同比下滑掩盖了回收量依然大幅高于正常水平的局面。 

在东亚市场,回收量依然保持了去年的强劲表现,而不是像今年其他地区的疲软。在印尼,免税政策推高了2016年的回收量,而在泰国,政府打击未申报收入的传言促使人们纷纷卖出黄金。越南的收藏家渴望利用2016年国内金价的下跌,以更高的国际金价在边境卖出黄金。与去年的回收量相比,2017年上半年表现不佳。

本季度一个值得注意的例外市场是印度,印度的回收量逆势上扬,同比有所增长。在3个关键因素的综合作用下,印度第2季度的回收量(29.6吨)达到2014年以来的最高水平。首先,农民卖出黄金,为即将到来的庄稼播种活动筹集资金;这是播种季到来之前的一个惯例。卖出的黄金通常会在收货季结束后买回。其次,经验性证据表明,回收量走高的原因是,一些消费者在去年的废钞运动(废除面值为500和1000印度卢比的旧钞)期间买入黄金,由于印度卢比已经恢复稳定,就将少量黄金卖出。第三,即将出台的商品和服务税促使一些零售商卖出黄金,以避免新税制要求的额外申报负担。

在西方市场,尽管英国消耗了准市场库存,但英国的回收量有所增长(同比增加6%)。以英镑计价的金价走高,促使一些消费者买入黄金。然而,自2016年第3季度(当时英国退欧公投刚刚结束,英镑大幅贬值)暴涨以来,英国的黄金回收量一直处于下行趋势。从2016年开始,季度平均回收量为9吨。